此人在喂羊,驾鹤,撸柯基

请你们帮我取标题,鞠躬谢谢

 英Ⅹ穗
避雷

"混蛋,你在这里干什么?"穗看见了他最不想看的人。

美食节上人来人往,唯独偏偏就是在茫茫人海中看到了你。美食节上外国人不少,但金发碧眼的沒几个。

亚瑟的金发在乌漆墨黑的人群中十分耀眼。他左看看右看看,就发现了有一个人正在蚵仔煎的档位旁正怒目圆睁地看着他。亚瑟确定刚才的"混蛋"是在说他。

亚瑟走向前,穗也没有动,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进了。"你这样没礼貌,是把我以前教给你的绅士礼仪都忘了吗?"说完话,气有点不顺,还咳嗽了几声。

穗耸了耸肩,"亚瑟先生,自从你搬走后,我就把你那套复杂繁琐的礼仪忘了一...


可能
还没有
领悟得到
阿穗的心情
然后就更加地
领悟不到阿粤的
所以我应该要
格外认真地
去了解他
和他们
应该

比如先写一个川粤亲情向?

放假的味道

嗯!

月露挂枝头,少年思人否?(粤中心)

私设:他们是人类
想看个大概请看之前的:大纲(未放链接)
有上一篇:小黑屋后续(粤中心)(未放链接)

消毒水的气味弥漫整个房间,病人旁边放着的康乃馨也无济于事。病人睁开眼,本来刺眼的光透过了淡黄色的窗帘变得柔和,他左右转头,眨巴眨巴眼睛,熟悉了一下周围的环境。他记起了,陪亚瑟来过几次,这里是亚瑟家族名下的西式医院。

他双手支撑着身体,想要坐起来,但身体后方通过神经传来了疼痛感,“嘶……”疼痛让他想起不堪回首的往事,扯开衣口,清晰看到身上的点点红痕,“闭家伙,难道我发烧是因为这个?”

正当他还在作思考者的时候,有人敲门,吓得王粤胡乱整理衣领,但是更乱了。

来人穿着白衣大褂,颈部挂着冰凉的听诊...

all穗——月归人

a是的,这是来自一个穗痴汉的人的文。是的,名字瞎取的。这篇文是2015写的,然而我写不下去了,因为我忘了当年是怎么想的╮( ̄⊿ ̄")╭所以写不写下去以后再说。

我能自恋的说一句:我去的名字好好听哦。吗?

设定:
宁——许江宁(元帅)  杭——白芷静(宁的堂妹)
穗——陈嘉穗(商人)  港——陈家龙(港商)
京——王玄京(北方军阀)
沪——吴梓申(上海滩大佬)
禅——叶问禅(保镖)

“夜上海~夜上海~”

灯红酒绿的舞厅中央的舞台站了一位标志的歌女,她向每个方向的王老五抛媚眼。在她身后有一男一女为她伴舞。

她再次把媚眼抛给了一个上海滩重量级人物——上海滩大佬吴梓申。他...

①一个南海渔翁钓到了一条东海龙王


穗,南海人,平时喜欢钓鱼,家中排行老二。家里经商,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商业家族。他的奸商属性似乎是与生俱来,顺便自带微笑在脸上,美名其曰礼貌。

宁,东海人,家中世代为士,社会风气有官shang勾结的意味,他也带有点商气。同样是排行第二,所以啊,认识了粤家老二。

粤家大佬和苏家长子一向不合,下面的小弟自然也互相看不顺眼,当然除了上面介绍的两位。他们私下交好,有事没事都会到蓬莱岛一聚。

今日天气不错,鸟语花香,百花绽放,是个聚会的好日子。黄历上也写着宜唠嗑。

宁今次带了比他年幼四岁的表弟沪,他这表弟也是做生意的奇才,而宁更重于为官之道。

穗也无所谓,广交天下的他自然也是开心,更别说一个志...

我能怎么办,我也很绝望。到现在都不知道有什么敏感词。

懒得起名字的文的设定

八点半狗血剧场,尽情撒狗血。

老头子收养了四个孩子,所以他们没有血缘关系。

老大叫京,把持家族中业务,照顾三个弟弟的学习。因为什么都要管,而且还是大哥,所以态度坚毅,从不透露出疲态,但还是会和老二穗谈心。所以说长兄如父,三个弟弟也会听他话。

老二叫穗,照顾家里人的饮食起居,有人妻,对饮食颇有造诣,尊敬兄长,爱护弟弟。大学准备毕业阶段,所以在家中忙于论文,有时也会到公司了解业务。。有过一段叛逆期,差点被执行囚禁。所以最乖的是他,最坏的也是他。

老三叫沪,有商业头脑,所以是商学院的佼佼者。吃喝玩乐集一身,却能对家里人瞒天过海。常年开车总会有翻车的时候,去夜总会被穗遇见了,但因为心脏,所以以...

什么鬼?all穗?

设定:北上广深住一起,兄弟设定
年龄:京>穗>沪>深
你们可以不当这篇文是城拟文什么的,我只是借用了我自己的人设去代入,随便换个名字就可以不是拟人文,但我并没有想到人物名字,所以只能这个来代替,所以也别吐槽了。

大梗概来自鹅总的八点半频道

短文:
“阿穗,你最近旷课有点严重哦。”

四人坐在装潢华丽却不失古韵古香的饭厅里吃着早饭。

京作为大哥要一边要照顾弟弟的生活起居,一边要管理公司业务。

穗在家排第二,是个大学生,读经济管理学,和社会学。

“我知道了,我会注意的。”

“穗哥该不会是翘掉课出去了伯明翰他们一起玩吧?”

关于伯明翰这个人,家里人都不想多说,毕竟是对于穗是糖与刀并存的存在。...

© 羊穗穗 | Powered by LOFTER